如何設計 workshop 類課程

Published on:

這篇是來分享我怎麼做 Rails 課程。這一類 workshop 的班。

  • 怎麼樣才能讓學生付出很高的 commitment 在這堂課。
  • 怎麼樣才能讓學生在下課後還能牢牢記住上課講的東西。
  • 怎麼樣才能讓學生脫離上課環境後還能有辦法自學。達到真正自立。
  • 怎麼樣才能讓學生下課後還能找到「救生圈」
  • 怎麼樣才能讓學生上課時有成就感,不至於被挫折感擊垮
  • 怎麼樣才能讓學生願意「發問」「分享知識」「去救同學」「救後面的學弟妹」

我花了很大的心力在設計 Rails 實戰班上。背後有很多重要設計因素。這些因素是為什麼,實戰班人數不斷升高的原因。很多同學畢業之後是能夠直接找到即戰力的工作,或者是開始有熊熊動力做自己的 project 不跌倒。這是其他 Rails 班完全沒辦法做到的。

當中的關鍵有幾個:

1. 動手做

很多教程式的班,在第一堂第二堂課時花了很多時間講「講師」覺得「很重要」的「基礎知識」,讓學生直接睡著。教師覺得很重要,但學生根本不知道這到底有什麼重要。

學生只知道不能動手做就很無聊,很無聊就會關閉大腦。所以老師有講等於沒講。所以第一堂就要動手做。

2. Commitment

要讓學生有 commitment。我在上課前,會不斷地跟報名者說,這堂課作業很重,該月沒時間練習建議不要報。為什麼要丟這麼重的作業呢?

  • 程式沒練習就會忘
  • 程式沒練習就會忘
  • 程式沒練習就會忘

所以我會出類似上課教的東西,下課回去要做出來。逼大家下課要花時間搞懂,而且這些作業沒做學生就死定了。因為我們下次從作業完成處開始教。

而且我會警告已有其他程式基礎的同學,不要僥倖,最後一天才寫作業。倒數兩天才寫你一定會寫不出來。(因為之前的程式班就有「有經驗的 RD 」「偷懶」「結果」直接跟不上沈船,只好下梯再上)

3. 逼著發問

有些老師很討厭同學發問,因為他答不出來,就會覺得同學減損他權威。我不會這樣,我自認功力深厚經驗豐富,任何你關於建構網站的知識與 Rails 的知識我應該不可能答不出來,就算我對關鍵字印象模糊,也會下課查給你。

所以第一堂課開始,我就會不斷提醒同學,各位同學你有繳錢,務必要問到飽。
助教上課可以問,下課可以問,slack 可以問。
我只有一些問題不會回答。就是我覺得「同學應該下課花時間『好好自己搞懂』的基礎知識」不會回答。

我不是不願意講,而是這些知識同學「自己花時間 google 搞懂」會對他大腦起到非常深的印象。這些我放在下課作業的「申論題」裡面,逼大家要回去 google 然後整理寫出來。

每週我會出 5-7 個題目,幾週下來,他等於累積 20 個非常重要的基礎知識。

4. meetup

我們有兩個 Rails meetup 。我們會把課輔時間跟 meetup 時間故意重疊在一起。所以大家來課輔時間不只可以問助教還可以問其他人,順便認識這個生態。以後找工作時至少就可以混個臉熟

而且鼓勵上一屆教下一屆,因為教人才能真正弄懂自己上課不懂的地方。

====== 以上是 Rails 實戰班(份量很重)我帶的方式,GH 則是另外一種帶法
當然我這裡只有寫出四點,實際上大概十幾點,不過太長了就改天再寫。但總結這裡重點就是

  1. 程式課一定要逼學生有 commitment,只聽不練根本學不會,根本是浪費錢浪費時間。
  2. 第一堂就要讓學生有東西帶回家,不然他之後上課根本提不上興趣。
  3. 要讓學生覺得上程式課自己有責任跟上,而不是把責任丟給老師,要負責教會。要學會是雙方必須 commitment的。
  4. 鼓勵他們不懂的東西要立刻問。但是真正對他影響重大的要逼他自己也要搞清楚
  5. 要問,要練習,要查懂,要去幫助人。這是學習金字塔的重要原理,我們希望在這四週不斷的強化重點
  6. 我們希望學生畢業直接可以去打仗,而不是學不會只能繼續上課。這點對我們沒有任何好處。我們開課是幫助大家自立然後去改變世界的。

大致分享一下這背後的教學演化過程與中心想法。

「收費」才有好的「合作」關係

Published on:

這是繼之前我在另外一篇文章 每天練習才是變強的關鍵 後的體悟。在這篇文章我談到的是,我發現「付學費的課程」我自己會認真實踐。

後來我在自己開設公開課時,也的確發現「付費」學生有很強的 commit 程度,學習效果特好。

今天我想分享的另外一個主題是:「收費」才有好的「合作」關係

這個付費不是真的銅臭味的「付費」,而是我認為所有「訪問」與「幫助人的合作」。應該建立在有價值的「車馬費」或者是至少有讓人 commit 程度的金錢對等報酬。

我有一個前輩,以前他很樂意無償分享,後來他想法整個轉變了,所以改成這個策略。我覺得很有道理,所以寫下來。

很多年輕人或小公司起步沒有資源。所以會想找上前輩幫忙「合作」。身為先進者,當然義不容辭。但是後來發現這樣的現象實在太多了:

  • 你花時間接受訪問希望把理念傳出去,結果對方只想著下標聳動多賺一點 1000 PV。根本不在意你要講什麼東西。
  • 你花時間幫助來找你合作的人,希望藉由自己影響力,讓他也可以站穩腳步。結果對方只想要靠你曝光多賺 5000 塊生意而已。
  • 你花時間花心力帶一個員工變成下一代開發者,結果你發現對方不是要成為厲害的人,而是學了一點你覺得根本不重要的技術以後,就偷他覺得值錢的東西出去跟你打對台搶你生意。

這些先進成功者的一個下午值的不是 5000,而是 50000 台幣。他們的臉書貼文可以曝光的 PV 是 10 萬,不是 1000 。

人家願意花時間幫助你,只是因為希望大力拉你一把,希望讓對方藉著自己的影響力,成為改變下一代的希望。想主動給你金條,結果對方要做的只是去偷鍍金手錶換銅板。

反而是那些一開始有一點禮貌的人,願意給車馬費,願意做商業性合作的人。反而不是浪費你時間的人。雙方願意 commit,可以把一件事情做得好上加好。

所以,「收費」與「付出」真是一個篩選人的門檻。 0 元的「合作」根本不是「合作」,而只是單方面的搶劫與賤賣。

為什麼 Do things don't scale 很難

Published on:

Paul Graham 曾經寫過一篇文章 Do things don't scale中文翻譯 )。

PG 鼓吹創業者應該要從不能 scale 的小事當成題目開始發展起,特別是創業者前一份職業是工程師更要如此。PG 在文章舉了很多例子,為什麼大家應該這樣做。很多成功創業者也都反覆推薦這篇文章。

理當這篇文章,應該要被奉為聖經才對。問題是很多人看完這篇文章的感想多是:「也許吧」。然後繼續埋頭苦幹他們的『things that scale』

為什麼人們偏好 do things that scale?

我曾經也是對這篇文章半信半疑的人。直到我今年開始作第二個事業時,覺得好吧,聽一下不會死。認真的照做,才發現這篇 Do things don't scale 說的的確是真的。你真的要 Do things don't scale 才會引爆新天地。

但我還是想了解為什麼其他人包括從前的我自己,偏好 "do things that scale"。

後來我終於想通了為什麼。「創業本身與創業過程中的探索方向」以及「精通一項專業」這件事在本質上是截然相反的。

  • 所謂創業通常發生在兩個條件下:「你很擅長這件事,太多人找你做,所以你必須開啟一個生意」。「你是專家,覺得 原先專業+收費 是一門生意」。
  • 所以這個創業者,必然是一個「專業」的「方案提供者」。
  • 到達資深或專家程度的人,必然會把他擅長的事做到 scale 程度,而且會 do everything scalable。

基本上只要每一個受過軟體開發訓練一年且認真往上爬的工程師,都會自覺認為「寫出不 scalable 的程式碼」是可恥的。

這就是問題本身。

人們通常覺得創業僅僅是 「專業」 + 「收錢」

人們通常覺得創業僅僅是 「專業」 + 「收錢」(頂多加上 PR)。這恰恰錯了, A + B 不等於 AB。在這個方程式裡面,A+B = R。

於是身為專家的人會怎麼做,他們會 Do R scalable。問題是 R 其實是一門全新陌生的領域,初學者要試著在完全不擅長的領域做出 scalable 的產品根本是自找死路。會做出毫無價值的垃圾。

我相信你應該懂這個數學式

0 * 10000 = 0 。

這就是為什麼初創者通常會白費力氣,做出毫無價值也沒有人會買單的垃圾,因為他們試圖想把 0 scalable。

正確的方式應該是重新學習 R,do R that don't scale,就像重新學寫程式一樣。

如同學寫程式一樣,寫小的 program,寫出不 scalable 的程式碼。但是你卻真切了解這段程式碼怎樣運作。透過大量的書籍與練習,知道什麼是好的模式,從大量的的實作品中過濾出什麼是有價值的產品核心。

一點一滴,將 10r,做到 100r,做到 1000r,做到 10000r。

這就是為什麼創業是反直覺的事,因為你自認是專家,事實上你根本不是專家。

That's why you should do things that don't scale。

延伸閱讀:

台灣人脫離困境應該培養的三種心態

Published on:

2012 年我寫過兩篇文章。

這兩篇文章在 2012 被戰的很兇。但在 2014 / 2015 看起來,文章就看起來無比神準。

今年我想改寫另一篇續作,這些是我觀察台灣社會中相當嚴重的現象,所給的建議。我相信,若您反覆練習這三點,應該會很快的掙脫現在出台灣這種惡劣的競爭比爛環境。

相信我,台灣時候不多了,這是你最後自保的保命三技。

第一個該培養的心態:主動去幫人

台灣人第一個應該重點培養的能力是幫人。沒錯,就是幫人。

「幫人」為什麼是重要的事呢?

其實:「台灣人很嚴重的不關心其他人,而且自始至終只關心自己」,我沒開玩笑。

為什麼要幫人,以及幫人有什麼好處呢?

1. 能夠幫人的技能一定是自己相對強的技能。

所以就算你一直說自己沒天分是魯蛇,只要想幫人,也會知道自己能夠拿出來的檯面技能是什麼?所以你會大概知道自己的方向。

2. 主動去幫人,就會認識大量的人,且會得到大量的 feedback。

你會自己知道自己的技能是高還是低,想要精進可以從哪個方向著手。你會知道誰需要你的幫忙。甚至他們還會想要用錢雇用你全職做這件事。

3. 主動去幫人,你會學到許多原本技能以外的綜合整合技能。

你會去認識周遭世界的本質是什麼。人們「互動」以及「交易」的本質是什麼。

因此,你就有辦法走出

  • a. 我不知道我自己在社會上有什麼功用
  • b. 我不喜歡我自己現在的工作,但是轉行可以做什麼
  • c. 這社會好難賺錢啊。只能大家一窩蜂把一個題目做到紅海嗎

這個魯蛇困境。

第二個,專心走正道。放棄抄捷徑。

台灣人真的有個不抄捷徑會死的病。這也體現到殺價哲學上。好像不抄捷徑,不 COST DOWN 就輸了。

其實抄捷徑的做法超級不智。書上或專家會跟你講的東西基本上都已經是 BEST PRACTICES 了。

基本上你照做就會知道整件事的原理了。那時候你就可以拿捏分寸刪改。但台灣人不是這樣。即便不熟這件事也要想抄捷徑,把整件事情改到四不像,再沾沾自喜自己抄了大捷徑。最後成果卻是吃了個大狗屎。

一條路,專家已經算出最短路徑了,你怎樣改,只會越走越長而已。等你是專家再算也不遲。

再談 COST DOWN。COST DOWN 與殺價的本質就是「逼對方與你絕交」。這麼喜歡殺人價的朋友可以試試被殺一次價看看。看你會不會想跟對方絕交或弄他。

你想想誰會想跟奧客做第二次生意。光被每天盧就氣飽了。而且澳客也只會介紹更澳的朋友。澳澳相連何時了。所以我不知道台灣人那麼喜歡跟人絕交是為什麼,朋友不是越交越多越好嗎?

知道真正能夠成功的人都怎麼買東西嗎?他們不會凹打折,每次都是 full price。做 long term deal。拿到的東西不但好。甚至對方會因為你常光顧又有誠信,會主動打折或送超厲害贈品。甚至還會主度給那些「原本喜歡凹打折的人,所意想不到」的優惠。

你付 full price 不凹,得到的是對方更多的專業服務 + 熱誠。以及「少走冤枉路」。大家一直想要抄捷徑走得更快。實際上只會走得越來越慢。

要保持快速前進的秘訣。其實就是正道走。就只有這樣而已。因為除了你之外,全台灣其他人都在繞遠路。

第三個,做自己眼中的最好版本。而不是別人眼中的最好版本。

你應該自豪的是自己每天幫助人所帶的影響力與社會前進度。

台灣有一些好笑的亂象:

  1. 當米蟲是無上的光榮
  2. 當你一旦取得高薪,別人對你眼中最好的版本,就是你應該要很爽。很操是白癡。

我外國朋友覺得台灣有一點很有趣。當本地雇主給台灣人適當的薪資,而工作很操時,這時候台灣朋友戰鬥力最高。因為在台灣,上班很操領適當薪水是理所當然的。

而外國雇主給你超出本地的薪資,期望你無後顧之憂為公司衝刺時,這些人全部變米蟲了。
你領到高薪,每個人都會用羨慕的眼神說,你一定上班很爽吧。當你說其實很操時,周遭朋友的眼神就會變了:「那你幹嘛不把工作變爽,高薪還很操是神經病,你怎不趕快離職?」

所以台灣人戰鬥力就開始下降.......

我認識太多台灣人,是為了當「別人眼中的最好版本」。這個版本的標準是:

  1. 錢多
  2. 事少
  3. 公司 / 官銜酷

而從來不是:今天主動做了多少事,改變了社會上多不正常的生態。

結果每個人都不快樂的被鎖在「別人眼光的牢籠」,每天只關心自己幾點能夠下班。每天完全不想花時間在打磨自己的技能。因為這些事對於「增進自己在別人眼中的光榮感」毫無價值。

這三點就是台灣人現在陷入一潭死水的困境。

台灣人只在乎自己,但關心的是自己的形象。然後因為形象,囚禁在自己造出的囚籠。每天媽寶的躺在地上要別人來救自己。
真的嗎?這真的是別人害你的嗎?

Summary

所以,如何走出囚徒困境。你可以繼續在乎自己。

但是,別再在乎別人怎麼想,今天開始,你應該思考:

  • 在乎自己的成長
  • 在乎自己今天幫了哪些人的忙
  • 在乎自己今天又影響了社會什麼方向

沒有人有空幫你扣手銬,也沒有人有空幫你解手銬。

成功來自你的「選擇」

Published on:

昨天在 FB 看到蔡校長分享一則 「機會」的真實樣貌

裡面提到一段文字我相當有感:

=== 分隔線 ===

『這個「機會」是全世界都 miss 掉的,因為他長得太像「屎缺」了。技術上來說,我們做的事情,美國、歐洲、日本大量的 4 切、16 切、32 切機器都可以做,但直到我們晚了世界幾年,拿到一台 40 切電腦斷層時,才真的有人做。』

=== 分隔線 ===

跟各位分享,我人生當中目前數十個好運,都是這樣來的。很多人常常羨慕嫉妒恨 xdite 是不是有什麼妖術,還是甚麼詐騙集團。怎麼老是會好運到爆炸。

有什麼機會都他撿去。

我跟各位分享,沒什麼秘訣。真正秘訣,其實就是我以前上班時什麼屎缺都去做什麼屎問題就去撿而已。我不是什麼很會看到大好機會就衝的人,甚至是我看到這個機會太好,甚至還會覺得有鬼快逃。

人生成長最快的職位在屎缺,經驗值累積最快的挑戰在於解沒人要撿的屎問題。

公司沒有專案管理老是失火,那你就去學去架啊。公司沒有人想要翻修大便一般的 code,那你就加班自己想辦法導 CI 然後花一個月時間把 test 補完啊。公司大家互相踢皮球,那你就想辦法自己跳下來整合負責,不惜自幹啊。

一直在別人後面等機會,要狀況穩定在進場,要別人教育訓練才肯做事。這輩子死都不肯負責。

這種人叫「學生」。學生 get no pay and no opportunity。

Stephen Curry 的故事

稍晚,我又在 FB 看到一則關於 Stephen Curry 背後的影片,「成功絕無僥倖」:

成功絕無僥倖!Curry的奮鬥故事 / Unlimiti Sports

成功絕無僥倖!Curry的奮鬥故事 / Unlimiti Sports 我只想問你們一個問題,你們真的有為了夢想認真練球嗎,真的有將練球的等級提升到跟夢想同層次嗎?

Unlimiti Sports 貼上了 2015年11月21日

把一門學問「學好」的紥實方式

Published on:

前面那一篇,是「學會」。

  • 是「學會」不是「學好」。
  • 是「學會」不是「學好」。
  • 是「學會」不是「學好」。

然而鑽研一門學問,一定要「先學會」才能「學好」。學會是 60 分,學好是 90 分。

然而 60 分到 90 分這一段要怎樣學?

  • what -> why
  • what -> why
  • what -> why
  • what -> why

重複一萬次。你可以看一大堆 rule book,然後「練習」,再問 why。如此一直反覆,練到你的內心只剩下「why」。

一定要練習一定要練習一定要練習

他媽的你一定要練習。沒練大概又剩 20 分了。你要是沒讓 why 種到你的大腦,肌肉記憶會不見。就像高中學的微積分大概聯考之後都還老師了。

60 分 到 90 分有方法,而且超多人分享。

通常市面上最貴的課程是 0 -> 60 分。60 分到就 90 分反而很便宜。

如何突破天際直到 95 分

那接下來的問題可能變成是。要怎樣 90 -> 95 分。或又嗆我: xdite 你都藏一手每次都不寫 90 -> 95。

不是我不教,而是這當中有一個關鍵問題。

一個人要到 90。那是他大腦與肌肉要同時都到 90 ....。還有

  1. 如果教學的對象自己實力沒有 90 分,是沒辦法教 90 -> 95,對方不可能聽得懂。
  2. 90 -> 95 是:想要升級的人自己想要解這個問題,一直日思夜想鑽研。 90->92->94->93->91-> 94.5 在這邊一直跳。然後有一天在路上就會因為莫名其妙撞到一個人,突然就到 95 了。

不過最常的情況是,有時候你到 91 就撞牆了。

這時候最好爬上去的方式是,去學另外一門學問,學到 80。突然間有一天你想通萬物的道理,你這兩門技能會同時到 96 ....

我想這篇要 mastering 同時兩門 學問的人,比較可以體會我在說什麼。

如何在五天內快速的「學會」一門技能

Published on:

好。文章照例有點長,我先講結論方法。

方法:

假設你初入門,要去學一門技術。

  1. [How] 去找專家的「實作方法」課,「實作方法」書。快速的跟著他做。(請先一模一樣的做,不要自作聰明改,也不要去問「為甚麼」。幹,叫你不要問就不要問。)
  2. [What] 接著把「成果」做一點小修改。看看會不會動。
  3. [Why] 改東西會動了以後,才去查 Why。

好,五天都重複這樣的循環,你就會了,至少能掌握這門學問 60 分,我保證。

就這麼簡單,我保證。

前提是在「前三個小時」,按捺住你的好奇心,別問 Why 與 What。否則學五個月都學不起來。

原理:

好,現在開始講原理。人很犯賤,做事情都要先問 Why,否則不想做。然後知道 Why 後,就會開始想 What to do 。

而這就是「最慘的地方」。初學東西絕對不要用大腦。

訣竅是「用肌肉學習」

  • 要用肌肉
  • 要用肌肉
  • 要用肌肉

如果你一開始用大腦學,就掉入一個大陷阱了,也是很多人學東西學不起來的原因。

人的肌肉有記憶,只要重複,就會有記憶。

只要一件事情,重複練五次,肌肉就會附著記憶。所以「為什麼」不要問太多變,先做就對了。也不要「想一般做一邊想改成自己要的」。

  • 也就是在初學階段絕對不能讓「大腦」介入學習你的訓練過程。
  • 也就是在初學階段絕對不能讓「大腦」介入學習你的訓練過程。
  • 也就是在初學階段絕對不能讓「大腦」介入學習你的訓練過程。

Why -> What 的無窮迴圈

一旦問了 "Why" 這個念頭,學習者的大腦就會掉入一個無窮迴圈。

"Why" -> "What" -> "Why" -> "What" -> "Why" -> "What" -> "Why" -> "What"

問題是你完全不懂這門知識,你的大腦就會當機,而且擺脫不了這個迴圈。不熟悉 What 操作方式,大腦就會慌張,就會問 Why。這時候就毀了。

有些人補救方法是去背熟 Rule Book,試圖掌握規則。幹,這就更慘了,因為

  1. Rule Book 讓人想睡,學習效率會超低
  2. 就算掌握了 Rule book,新手根本無法根據 Rule Book 展開世界觀,因為世界不是 Rule Book 建構的,Rule Book 只是世界的一個「削減到最小,接近邏輯的規則」,但他們不是基礎的「邏輯」。

不熟規則不是「罪惡」

為什麼台灣人學語文 fail 呢?因為台灣學語文是由 Rule book 開始,所以一堆人八百年學不會。其實世界上各領域都是這樣的,都是勉強會用,「文法」用的相當標準,只能證明你「有教養」「可能是 native」「高等教育」。但卻不會有「文法不標準」,人家「完全聽不懂」的情形。

比如說寫程式也是這樣,一開始照別人 example 做,一開始會動,但是效率不好,coding style 超噁心。然後再慢慢學慢慢修,變成漂亮的程式。但人家不會說「你沒照正確 best pratices 寫」,這個功能就不會動。

但是呢?如果新手一開始花超多時間學語法,而且去找語言 best practices 寫,而且試圖去背 rule book,試圖了解他。讀完整本 design pattern 再學寫 code。我跟你打包票,這保證什麼鬼都寫不出來。因為他會鬼打牆在 「我不要犯錯」,「怎麼一直保持完美」,「why,why,why」。

好。寫到這裡,你會開始發現這件事有一點意思了。好像學的起來的技能,都是這樣學起來的。

而且我跟你講一件更可怕的事實,這些學的起來的東西,你學的時候,要是是傻傻初學者狀態最好。

要是你已有類似領域學習經驗。完蛋了。會學超慢。為什麼呢?

因為第一直覺,學習一定是會想要 what,把新東西方法 map 到自己的舊技能去,然後你發現不 work,然後再開始問 why。

what -> why 迴圈要開始了。

完全放空的「新手狀態」學習速度最快

我舉兩個例子。

當初我們最早一輩人,有 svn 經驗的人學 git 時,學超久。結果不知道什麼是 git 的人,學 git 超快。因為我們會一直試圖把 svn map 到 git,然後找規則,幹,然後找不到規則。我認識一堆大神剛學 git ,都學得比現在新手慢超多......

然後現在新手學超快,是因為 git 現在有教學 example,照著打就好。不然真的照 git rule book 來,媽的我跟你說 git command 真是超 nonsense 的。這點還被程式界拿出來恥笑。

學人類新語言還特別嚴重,因為這是一個領域,人人都有一門精熟的技能,但是絕大多數人不知道規則是怎樣的技能。

所以學語言時,下意識你會驚慌,一直想用what 去remap,然後去問 why。於是大腦就卡住鬼打牆了。

That's why。

系列文章

看完本文請別急著反駁,發表當天還有後續姊妹篇:

後續加映

Albert Yang 剛剛分享給我這個騎相反原理腳踏車的實驗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FzDaBzBlL0
『Xdite 講的就是慣性
一個人剛出生的神經與神經突觸不是做多的
而是在 18 個月大時達到巔峰,之後開始「減少」
18 個月大時就像是一個雜枝很多的雨林
剛開始可能有數百條羊腸小徑
之後常走的道路就會慢慢擴大,成為道路
其他少用的小路就漸漸消失(例如說講英文的潛力)
用網路來比喻,就是那些常用的神經路徑變成了光纖
少用的還是撥接
這大概是行為慣性背後的原理
要突破他,照小孩學事情的方式就可以了
他們是天生的學習者,可能比開外掛的 Xdite 還誇張(成長的速度)』

我看張飛打岳飛:評馮光遠與吳宗憲現場辯論

Published on:

仔細思考昨天的辯論內容金鐘獎內容,我發現癥結點在:

  1. 台灣綜藝節目的轉換率變低了。主要是因為以前電視台內容管控,所以大家都高轉換率。且當時其他各國 content 品質也沒做起來,所怎做怎賣(輸出到外國)。
  2. 在節目深度沒提升的狀態下,厲害的主持人被影響程度不大,但已經有感受到轉換率跌所以收入掉。
  3. 老吳的思維還是在於把要馬政府前進中國把曝光做大,不然就是把台數縮小,以維持以往的轉換率。
  4. 馮的意思是指,問題不在於要不要前進中國,而是要把節目提升層次,這樣轉換率才會高。
  5. 但問題是馮犯了幾個錯誤。鄉民也知道用「膝蓋想」癥結是「要把轉換率拉高」。馮自認高人一點,覺得吳宗憲蠢,才嗆他放屁。問題是,好你嗆人放屁,表示你很厲害對現狀有解法。結果上了節目吱吱唔唔打高空。說什麼國外 content 很厲害,做節目創意不用花大錢,節目會爛是因為預算都集中在主持人身上,這種可笑的外行屁話。

結果當然就被吳宗憲電假的。

鄉民也突然發現馮光遠無知且傲慢的可怕。

這大概是我看整場的心得。

噢拜託不要告我,憲法保證「人民言論自由權」。(you see the irony don't you?)

Growth 與 Growth Hacking 的差異

Published on:

這陣子,我看了其他人寫的 Growth Hacking 文章,很多觀念我覺得彼此還是歧異蠻遠的。所以決定還是來寫一篇文章把我認為的這個觀念徹底講清楚。

What is Growth Hacking?

每次我在寫文章,都覺得要把定義寫清楚是很重要的。所以這一小節我先把一些容易混肴的觀念講清楚。

什麼是 Growth Hack?

「Growth Hack」的定義是「技術創業型團隊通過數據分析和量化指標來推廣產品時所使用的一種市場營運技術」。

(請不要翻我白眼,我知道一直提這個翻譯很 old school)

什麼時候可以開始做 Growth Hack?

建議通常是 Product Market Fit 之後才開始做。

流量成長駭客是 Growth Hacker 嗎?

我認為把 Growth Hacker 翻為「流量成長駭客」太狹隘了。具體還是應該翻為「成長駭客」或者是「營運成長」駭客。因為「流量成長」未必等於「營運成長」。會這樣認知的作者,應該角度是只從 "acquisition" 的角度去看。

這樣的角度是很危險的。因為真正能夠大幅成長的部分,在 AARRR 中的 RRR 區。Acquisition 區非常燒錢效益又不一定高。

Startup 需要 Growth Hack 嗎?

還沒 PMF 的 Startup 不需要玩 Growth Hack。只要專注在於 Growth 就好。而且先玩 Growth Hack 很危險,我後面會講為什麼。

What's difference between Growth & Growth Hacking?

我回台灣一開始本來想直接分享 Growth Hacking 的相關內容。後來經過一點市場觀察和修正後,我決定先從「Intro to Growth Hack」開始講。

說是 Intro to Growth Hack,我其實認為應該正名為「Intro to Growth」比較精確。(只不過這個標題就會沒有人要報名,再加上我覺得裡面的內容與 Outline 就足夠當一般公司的 Growth Hack 了。)

Why we need 「Growth」?

台灣大部分的公司,其實不需要 Growth Hack,而是 Growth。很多中小規模公司,其實都是靠蠻力硬衝起來的,但是之後就遇到成長瓶頸。這是因為幾點原因

  • 踩到機會財
  • 老闆本人威能,但同事一般。
  • 商品部分踩到痛點,但是並沒有完全解決市場需求
  • 同事並不是有愛才來這個公司上班,而是為了「高薪」。

而公司在執行與銷售上,一直「漏水」。

銷售上的漏水

銷售上的漏水,具體例子可以看獨角獸事件簿 - 我看 Evernote 裁員事件這篇例子。

Evernote 是個好軟體,但是無疑的 AARRR 有很大的問題,導致公司成長動能一直漏水。

執行上的漏水

一般來說拿到 VC-backed 或者是踩中機會財的公司(如 HTC),特別會有這樣的問題。因為公司高速擴張,快速雇用了很多對於公司沒有愛的人。他們只對幾件事有愛

  • 薪水 package
  • Title
  • 底下帶的人數
  • 能不能玩最新最酷的技術
  • 能不能亂花公司的錢去做一直想玩的屌行銷
  • 去 conference 能不能報銷公司的錢,以跟社群同好炫耀
  • code 寫得漂不漂亮

但他們對於你公司的核心價值與產品服務,really don't fucking care。

所以這些人做出來的決策,以及交出的產品就會千奇百怪。甚至他們不在乎客戶感受,不在乎產品交期。然後公司產品Net Promoter Score就一落千丈。

所以一般公司其實最需要的是,修理這些問題,找到自己公司的「北極星」。逐一推進到 PMF 狀態。

What is「 Intro to Growth Hack」 all about?

因為大部分人的產品與服務,問題在於「大量的漏水」。所以我的內容集中在於

  • Intro to AARRR 概念
  • 如何用基本核心技巧就能把大量的漏水堵住(這邊就會讓直接造成公司有大量的「成長」了)
  • 增加轉換率、降低流失率的核心技巧
  • Call To Action
  • Onboarding 的重要性
  • Customer Support 的重要性
  • 如何讓成員對 Growth 這件事有共識

只用這些技巧,就可以達到大幅 Growth 的效果。

因為普遍的公司,不能成長的原因,真的在於「漏水嚴重」。在漏水嚴重的情況下,硬玩所謂的「一般人認知的 Growth Hack」(這裡講的 GH 跟我整篇文章要講的 GH 很不一樣,大部份人會誤把 Growth Hack 當作是魔術般創意的 Marketing 技巧,這是大錯特錯。),這會死更快。

身為一個負責任的講師,我不能隨便教別人不適合的東西,害別人死的更快 XD

因為當你漏水率高時,盲目地玩 Marketing 技巧,只是失血更快更猛而已。

What is Real 「Growth Hacking」?

這老掉牙的翻譯『技術創業型團隊通過數據分析和量化指標來推廣產品時所使用的一種市場營運技術』講的一點都沒錯。

要玩真正的 Growth Hack 首先必須要滿足幾個條件:

  • 你的生意已經有穩定的模型。也就是有固定 AARRR 的 pattern 了。
  • 而且你知道這些 AARRR 上的數字。比如說:
    • 付費廣告的「轉換率」
    • 付費廣告的成本
    • 註冊會員每月成長數
    • 註冊會員每月貢獻
    • 註冊會員 Life Time Value
    • 註冊會員 Referral 成功率
  • 你已經知道你的生意關鍵的 Funnel 是哪幾條

也就是你知道你的 Growth Model 是什麼。而且你的 AARRR loop 成長率是多少。你每投 100 塊美金,你可以在「這個 loop 上」拿到多少 user 回來。

你的廣告費目的只是「促進永動機的催化燃料」,而不是「負責燃燒的木柴」。

而這時候的 Growth Hacking 手法著重在於「指數型成長」。你「透過數據與工具」觀察到這條 loop 上的哪一個環節特別脆弱,修復它,然後藉由循環 loop,得到「指數型成長」。

Growth Hacking 的特性是「省錢」、「精準」、「本益比大」。

但若沒有建立在了解生意模型,生意數據上,就去 apply so called「Growth Hacking」。

其實這還是屬於「盲目」的執行「很瞎的 Marketing」。並不會省錢只會更花錢。因為執行「Marketing」需要技術力,需要創意,一樣需要執行成本時間。

That's all it's about

Why Growth Hacking is hot?

Published on:

在矽谷這幾年,Growth Hacking 一直很熱門。台灣這個字開始變得擁擠,大概是我今年寫下第一篇「What is Growth Hack? 」開始講起。

台灣跟矽谷生態不太一樣

我認為在台灣,跟矽谷生態不太一樣。在台灣如果要拿到資金,一般天使或所謂「加速器」至少都想要等你 PMF 再說。坦白來說,我自己不覺得這已經不叫天使,PMF 後投應該直接叫 A 輪,只給天使的投資金額,某種程度上很多人覺得很像在佔便宜...

美國是這樣,你的想法與團隊 OK,或者是這個 idea traction 有稍微起來。投上知名加速器,通常就是拿到資金的保證門票。當然黃金門票就屬 YC 與 500 Startup。

這兩個育成中心的 growth framework 也比較明顯。

VC backed 的世界:快速催熟

美國西岸很多的 startup 運營方式就是直接用錢玩,用錢衝過 seed,想辦法拿 A, B, C ,D 這樣。我之前上班的 SpoonRocket 參加 YC 育成後。pitch date 後拿到 seed (250 萬美元)。半年後,拿 A (1100 萬美元)。現在在準備募 B,不過進度我現在不太清楚...

Uber 起來後,讓整個 O2O 世界變得很熱。在大概 2012, 2013 前後,Location + SMB (small business) 的錢變得很好拿。這幾年大量 app 興起,就是這個原因。( 不過 HomeJoy 一掛,錢可能就會變難拿很多。因為大家已經知道這個模式的 Pros / Cons )了。

拿到錢之後,不是跟台灣再跟你 founder,摸索。

是用錢去挖中級人才,大量的中級人才進 startup 拿基本薪水與選擇權跟你拚搏。seed 與 A 有點像是招募願意賭博的人,跟你熱血燒一年,看能不能燒到黃金門票這樣。不行,就換下一家。

(這時候不會挖 Google,FB ,Twitter 的人。其實大家也不是很熱衷於挖這幾間的。成本高而且 mindset 不太一樣)

公司成長也是灌錢去把市場拓展出來。

這其實是必要的,因為有一些顛覆現在世界的生意模式,需要「市場教育成本」。教市場「這是什麼東西,How it works?」。老實說,很有效。之前我們在西雅圖拓點,消費者不知道 SpoonRocket 是什麼,還以為是一間普通餐廳。但是當他們知道這是什麼之後,retention rate 超高。

PMF 之後的快速水平擴展

因為這些 startup 都是 VC-backed 的,所以後面也有成長的壓力。

一般 Boostrap 的公司,Founder 比較會注重健康的成長,以及利潤是否提高。但對於「急速」成長,沒什麼興趣,也沒有動力。但是 VC backed 的世界,有巨大的投資效益獲利,所以公司會被逼著快速成長。股東會鼓勵你多花錢,然後快速長大。

公司長大有 Framework 的嗎?不要以為沒有。其實已經有了,這套就是 Growth Hacking。(關於 Growth 與 Growth Hacking 的差別,我會在另外一篇做根本上的解釋)

公司成長的模型,數字,客戶成長迴圈,這些都可以用數字與量測工具斯算出來,用科學方法改善。比起傳統的 Marketing 方法比起來,根本是極度的效益極高與神準。

這就是為什麼 Growth Hacking 非常熱門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