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如何做产品

Published on:

OTCBTC 事实上是我近年来用同一套方法做出来的第三个产品。

第一个产品是全栈营,第二个产品是 ico.info,第三个产品则是 OTCBTC。

这三个产品都有同样的几个特征:

  1. 切中短暂时间的强劲风口
  2. 在这稍纵即逝的风口之内执行并且站稳
  3. 站稳之后以极不可思议的成长率扩展

做出一个是巧合,但是连续做出三个就是方法论。

这套方法事实上已经不属于世界上的任何已存软件方法,而是我融合了多套方法,重新打造的一套制作软件以及增长的一套流程。

先写结论如下:

  1. 做产品不应该对成熟作品做 me too, 而是要去 reinvent 石器时代的解决方法
  2. 做产品先找目标,从结果开始做,而不是先从目标开始做。
  3. 项目不应该有产品经理。而是人人都是客服,唯有先当客服,从客户服务开始推回来的才是真需求。
  4. 产品才是最好的推广。NPS 才是最强的指标与成长方法。

任何以单维度角度(单纯软件开发,或单以行销角度)去打造项目的方法,都将在这几年被成熟创业跨界融合的方法逐一推翻,只是现在只有少数人看到这件事而已。

程序员创业如何快速的从 0 到 1?

Published on:

这两天,我看到「傅盛:怎么做一个创业公司 CEO?」这篇文章非常有感触。这篇文章其实是一个傅盛的一篇关于创业的演讲。

这个演讲当中的核心观点就是:创业之所以难,是因为很多人将创业当成了一个「开放式」问题。但是如果你能将之转换成「一个封闭式的问题」,你的思维能力以及问题解决能力就能够有巨大的提升。我看了这篇文章以后非常的震动,决定也来写写我的感悟。

很多人觉得今年我的全栈营非常火,但事实上这不是我的第一个项目,但却是我「第一个封闭式创业项目」。

为什么开始创业

我是怎么开始踏上创业这条路?

程序员到了一个年纪,都会对自己感到焦虑,在职位上成功搞大了几个项目,对于自己的现况到不满,觉得自己不该是一个程序员,不应最终只是一个 CTO,应该出来改变个世界。就是在那个节骨点,我决定跳出来以自己的自由意志做一间公司。

虽说是创业,但是刚开始时,我并没有所谓的第一个项目。而我甚至都不是为了「第一个项目」出来创业的,我是为了「改变世界」出来创业的。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个坑:以这样前提出来在市场上创业的程序员通常很惨,在公司觉得自己编程与项目管理功力很牛逼,到了市场却觉得自己可以做很多项目,却什么都做不出来。)

所以很快的,我第一个公司变成了做外包。因为外包是我唯一擅长的技能,当时不觉得做外包有什么不好,因为可以带来很强劲的现金流,有现金流就养得起员工,有员工就可以慢慢做的出产品。我知道许多程序员是这么想的,因为我也是这么想的。

(做外包只要有「强悍的编程能力」与「项目管理能力」与「业界名气」就可以快速撑起)

我在干了一年多以后(没亏钱,案子也很好,但最终实在不开心)才发现外包具体的坑是:

  • 这是一个在会计上快付慢收的模式,不管你的案主再怎么好,你注定还是每天被钱追著跑。
  • 人生最珍贵的是时间,做外包只是将你的时间「卖了一次」,看起来单月赚了很多钱,事实上这跟在公司打工没两样,但成长更慢。
  • 你不可能在外包上找到好点子,就算找到好点子,光每个月为了钱活下去的外包工作量,就能把你的注意力分的精光,没有馀力把产品做好。

各位程序员看到这里,如果你的前辈程序员,劝你创业一开始不要干外包,拜托听他的「去干外包绝对是个坑」。表面上过的光鲜亮丽(变成老板),事实上是灰头土脸被薪水与客户需求追著跑。

这是我第一段创业经历。

意外之路上的的快速成长

后来我觉得外包公司实在是个巨坑,决定干个程序员比较单纯,就将技术外包公司(7 人)卖给了一个硅谷公司,又变成了工程部门的头。

但我又是怎么变成教育科技公司的 CEO 呢?

加入硅谷公司后,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在管理工程团队编程时非常牛逼,但是在自由的创业时,为什么却没了方向?当然,我明白自己可能在能力上还有很多不足,在硅谷时,我花了很多时间去观察并学习别人是怎么创业的,当然也顺便学会了 GrowthHack。想著上一段经历「失败了」没关系,若我将来「想到题目」时,如果会了这些技能肯定能派上用场。

但后来的创业方向还是个大玩笑。

我并不是「自愿」将教编程当成了我的创业项目

许多过去技术圈的熟人后来对我跑去教编程,是相当不解的。在技术圈,正常的牛人是不会去教基础编程的。教编程的教师,许多程序员会默认这个人「在业界混不下去,能力有问题,只能去教编程」。所以,这个题目在我的职业生涯,从来都不是一个选项。

在硅谷公司服务的一年间,正好是创业与 GrowthHack 技术爆发的阶段,我在这里吸收了许多日夜精华,所以不久后,我又重新燃起了创业的念头。但是,要创什么方向的业呢?我还是没有头绪的。

但是在这段时间,我上了许多网上创业课,有一个课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这门课说如果你要创业,题目不能乱选,必须符合两个条件:

  • 这个题目必须当地供给稀缺
  • 或者是这个题目是你极度擅长的

当时我还是不明白这个课为什么归纳了这两个条件。但是我受够「失败」了,决定「放下我的傲慢」,全部照这些牛逼的老师的指示做。想来想去,有什么题目符合这两个条件呢?

答案是:「教编程」。

我在业界出了名的非常会带徒弟,教出了许多牛逼的工程师。但是这却对我来说造成了一个困扰:很多加入我上班的公司或者是来我创业的公司的人,并非是为了喜欢这个公司的业务,而只是想要跟我学编程。我苦心设计的训练快速上手项目,花上了许多心思调校他们,结果却是他们半年学会了就离职跳到其他公司去。

后来,我实在被这些「背叛」(这当中有少部分人是恶意的)受够了。凭什么这些人要来跟我学编程,我还得付薪水给他们呢?为什么不是他们付薪水给我呢?所以那次在盛怒之下,我就开了一个「职业训练公开线下班」,招了 20 人。

这个班训练成果是很好的。但是在这个公开班教完了之后,我就去硅谷了,也没把这事儿放心上。当我回台湾在思考创业题目时,那些过去学生又来找我了,他们说他们的朋友很想上这个课,是不是创业的事能缓缓呢?先开个课解决大家的需求再说。

我一下子就答应了,因为对我来说,我其实也还没想好这次创业要做么主题,但是开了这个班就有笔创业启动资金了,有什么不好呢?

教著教著,我突然就灵光一闪。为什么这次不开「补习班」呢?教编程,完全同时符合这两个条件呀!

  • 当地供给稀缺
  • 这个题目我极度擅长

不过,虽说如此,当初在开干时,还是非常犹豫。因为我一旦「开补习班」了,这件事情就没有回头路了,我相当明白我的「技术大神」光环瞬间就会毁灭,甚至我的技术圈朋友还会因为「我变得商业而开始远离我」。。。

不过 fuck,我也没有好题目了。于是我就开干了。当然,后来的成果大家也看到了。。。。。

一堂创新课的启示:只要用心就能突破从0到1

昨天,我去参加一个「体验式课程设计」的老师培训,这个课是台湾的刘恭甫,Joe & Bryan 一起开的一门课程。当中一个环节,是由刘老师设计的游戏。

这是一个「创新设计」的课,老师发下了一张访谈单。

  1. 要我们借同桌隔壁同学的钱包来看
  2. 写下来这个钱包的三个特征
  3. 访问这个同学这个钱包的由来,为什么这个钱包会具备这样的特征

刚开始我们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

后来老师下一个指令是:

为你的同学设计一个新钱包,用画的。

我观察到我隔壁的女同学,零钱格特别大,但纸钞与信用卡比较少,他非常重视找回来的零钱要全部能够收纳。于是我画了一个零钱格特别大的钱包。

本来以为,这就结束了。结果老师下一个指令是:

请利用桌上的 A4 纸,胶带,胶水。把这个钱包真的做出来。给大家五分钟时间

操!竟然来真的,于是我手忙脚乱的也做了一个钱包。而且我在做这个钱包时,还发现当初的设计图太过理想性,顺手做了诸多改良。

把这个「纸钱包」完成之后摆在面前时,对我的心灵起了相当大的震撼。以往要我设计一个钱包,这是完成不可能的事,更何况还要是一个「合用」的钱包。

没想到经过这十分钟,我竟然办到了!我做的只是「调动我的注意力,真切关心别人背后的需求而已」。

  • 做一个钱包:开放性问题(永远不可能做到)
  • 做一个符合邻居使用习惯的钱包:封闭性问题(十分钟内就将原型做得有模有样)

创业何尝不是这样?

我观察我的两段创业经历何尝不是这样呢?

  • 第一次创业:我只是想要改变世界
  • 第二次创业:我只是想要学会创业,不知道如何开始,只好挑了教编程这个题目。但是为了将编程教好,我深入的去了解人家为什么想学编程(找工作或创业),花了许多时间让这项技术更容易被学会,而我脑子里面,从来没有想过,如何把这个编程教学公司做大的想法。

全栈营的教学成果这么好,并不是先砸了一堆黑科技,想要做到行内最屌,所以成果才会这么好。而是我们从头到尾就只想著很单纯这样一件事:「如何将线上的学习与吸收效果做到最好?」。为了做到这个效果,于是我们研究与开发了一堆工具。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我们产品三个月内,至少重新 run 了 10 次以上的 onboarding 深入改善。

我终于想通,创业能不能成,就是取决于「开放式问题」与「封闭式问题」。程序员如何成功的「从 0 - 1 去改变世界」,要做的就只有一件事「真心关心他人的需求,并实际设计具体方案」。

这是程序员最欠缺的技能,但也是一转念就可以达成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