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特有的「原料思維」

Published on:

其實我最近想了想。好像台灣其實從來沒有變成「進步國家」過。一直以來,從二戰之後,就是「各國的殖民地」。

是的。我們變有錢了。

但這個有錢是產業社會轉變的「紅利」。但是我們的產業別一直沒有改變,各行各樣都還是維持著「只賺 Easy Money」的模式。科技代工是這樣、文創產業是這樣、旅遊產業是這樣。不是只做代工貼牌,就是要求政府開放前往去落後國家「倒貨」,要不然就是開放「大陸」人倒貨(人)進來觀光消費。

最近李應元關掉太魯閣採泥權讓我有感。

原來我們一直做的是,就是拿這塊土地寶貴的資源「去換廉價的東西」。就算是高科技代工,不用「寶貴的人腦」,而只是去燒「時間」與「勞力」。

一般的「國家」有錢了,其實都是把賺回來的錢,拿去投資下一個不用燒人力,只要燒腦力基礎產業。擺脫這種「飲鴆止渴」,廉價的換錢方式。例如南韓的電玩、演藝事業。

更甚至我們東亞周遭的其他國家,興起都是這樣做的。

只有台灣到了 2016 年,還是保持著這樣的心態。明明人就已經很少,國土就已經很小。卻認為「燒」是無所謂的。
太可怕了。

所以這樣一來所有事情就很清楚了。這個島上交易的模式,一直以來都是以「原料交易」本位在想事情。

交易的想法也是「我是去買原料」,而不是我買「成品」。比如說滷肉飯,就會只想著肉多少錢。修機車就會想著「零件多少錢」。而不會去思考「價值」。

你面前買的這一個成品上,是附著了多少「額外加工」。要做一個成品出來之前,投資的「成本」。既然是「原料」本位。那麼消費者在下購買決策的時候,也只會考慮「原料價格」。

而不會在意「時間成本」。因為「時間」對於這個島的人來說,超便宜。

(時間對於全世界來說,都是超貴的東西)

如何系統化的精進自己

Published on:

5/26 簽書會,現場有一個很有意思的問答。

「宅魯蛇如何透過怎樣的心法、技法、手法,得到令人稱羨的能力」

每天只要比昨天進步

這一題我的回答是:

很多人在「進步」這個議題上,設定方向與實踐的方針通常會不小心難度會搞得太高。

這是什麼意思呢?

很多人想要快速進步,就會去請教大師怎麼做,或者是看大師寫的書怎麼做。問題是,大師的回答未必對你有用。這分成兩個狀況:一個是大師已經忘記他當時當新手的場景了(所以他的回答只是「假設」。一個是你的程度直接用他建議的厲害的招數會直接仆街。

其實,我建議你只要想著一件事。我每天只要進步「一點」,比昨天更好就好了,去找能幫助你「一點」的資訊就好,不要把目標放太遠。大家應該有聽過 1.01 ** 365 = 37.8 的理論。你只要每天都能進步一點,一年下來就很可觀了。

重複練習

再來是「重複」

學到新東西之後,大家會很開心。特別是上完大師的課,或者是看著書自己做之後,會有很大的成就感。因為你達到了自己沒有想像到的境界。

這時候你就會覺得自己很神,甚至大師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其實這是很危險的心態。因為其實你這階段的成果,說穿了根本不是你的,那是大師的。他只是借你一個禮拜超能力而已。

如果你學了一次之後就放著,三個月沒再做這件事,我保證這個能力會直接消失。

唯一能留下這個超能力的做法就是「重複」「練習」。再繼續練習這件事。每次的目標就是,比上次速度快一倍熟練一倍。

別小看這個動作。

你練習的第一次第二次還是會覺得大師沒什麼,我只是「輸他一點而已」。練到第三次第四次,可能你才會發現這個領域博大精深「你才只是剛入門」。

總結

我的訣竅沒有很複雜,就是學一門技能,喜歡他就是以後練到「不加思索」能「重複」做到這件事而已。

練到最後,自己才會發現一件事。這個世界不是在比誰天份,而是比誰熟練。

速度是熟練、創意也是熟練、神乎其技也是熟練。

租「隊友」的發案經驗

Published on:

大致上寫一下最近外包給美國 firm 的幾個重點。(就先不說在做什麼東西了....)

學到很多做事方法。其實很多方法以前就知道。但沒想到對方真的可以做到「理想」的境界。

  1. 漂亮的合約。以小時計費,但帳單用週計算。先用信用卡,付兩週訂金。接著用信用卡每週刷帳單。沒繳上一期就停工。
  2. 對方一週只工作四天,第五天是他們自己的。
  3. 先談 User Story,每天照 User Story 進行(可以排優先權)。
  4. 每天 run daily standup,跟客戶確認今天他們要做什麼。(所以,我是真的被逼每天開 standup ....)
  5. 每週開一次半小時的 retrospective meeting。檢討上一週 blocker,覺得他們做太慢,也可以抱怨。
  6. 認真的 code review。pull request 上面滿滿他們同儕的回饋,客戶也可以寫。技術客戶可以直接在上面講他偏好的 code convention 與希望設計架構。

技術客戶要每天去 github 按讚表示驗收。
純 product owner 要每天去 staging 看成果,然後在 trello 上驗收。

  1. 每一條 User Story 都 BDD 與 TDD。code : test 是 1: 2.3。( 還做 BDD 真是讓我很驚訝)

我覺得這種架構最大的特點就是,讓客戶尊重外包公司。

以前我也 run 外包公司,每兩、三天能讓客戶在 redmine ticket 上驗收幾條 user story 並簽名表示合格,每週大概出一次報告,我們這週做了哪些東西。這樣雙方已經算很勤勞了。

同業聽到的,多的是客戶不想參與開發過程,也不願意聽細節解說,RD 不想給對方看現在進度。結果幾個禮拜做下去,最後雙方做到翻臉的多的是。應該說,我隱約覺得業界大概極高比例都有這種情形....

他們這樣工作流程這樣設計的中心哲學是:

  1. 客戶是租這個團隊「組 team」。大家都要對 final product 要有「共同責任感」。
  2. 接案公司負責提供高級人才,盡力 deliver,賣的是「時間」,不是「product」
  3. 利用強制性的 daily standup,逼「業主」本身要負責任。而不是把東西丟了都不給方向也不給 feedback,最後再來怪東西做錯。然後做錯的責任又在「接案方」上,怎麼說都不合理。
  4. 利用 daily standup 去確認做的東西,developer 有沒有理解錯誤。
  5. retrospective meeting 可以去檢討流程,溝通模式。
  6. 計價是小時,帳單是每週。大家不合意的話,下週就直接解約停工了...解約沒有違約金。但是遲交錢有罰款。
  7. 業主不負責任的話,反正是按照時間再算,不負責任的後果就是帳單金額一直疊上去。

不過,這樣也可以保證業主亂許願的自由。反正個人許願個人擔。

學生越累、效果越好

Published on:

我們上週六時舉辦了一個亞洲的 Rails 技術年會。邀請國內外最厲害的優秀開發者來給我們 Talk。其中印象最深的是這位 Adam Cuppy。

他是我在 2014 年認識的講者。當年在美國 RailsConf 當屆榮獲最優秀工作坊主持者。他可以把超級硬的主題 Rspec Patterns,讓大家吸收得津津有味。( 我立刻就變成了他的粉絲)

=========

於是這屆我們也邀請他來參加台灣的這個年會,並且給了兩個 Talk 。

第一個當然是很硬的 RSpec Patterns。第二則是我等下要提到的這個 Talk: 「如果莎士比亞來寫 Ruby」。

其實這當中他只要談一件事,就是好的程式與文章一樣,必須要有韻律與節奏,而且能夠自己說明自己。而他這個 Talk 也示範了,開發者在開發中,如何找到這件事。

=========

他用了兩段互動作為示範:

  • 一個莎士比亞短劇(找觀眾四個上來演),說明莎士比亞當中的寫作韻律。

  • 一個是傳球遊戲(找觀眾 10 人上來玩)。說明開發者如何找到協作中的韻律。

非常有趣,讓全場觀眾印象深刻與哄堂大笑。

我妹妹也立刻成為 Adam Cuppy 的粉絲。(跟我一樣....)

==================

這讓我真的立刻想到講私塾中講的重點:「學生越累,效果越好」。

後來我們才知道為何 Adam Cuppy 這麼會控場。他做演講開發者之前是舞台劇演員。真是太酷了!

( 台灣的影片一個月後才會出,這是去年同個主題的現場影片。但不得不說台灣版比這場還好笑非常多)

分享給大家!

控投影片「時間」與「流程」的好招

Published on:

我最近找到一個新招快速控投影片時間與流程。

就是對投影片寫逐字稿。

以前我覺得對投影片寫逐字稿覺得很煩。不是每次都寫,而且更多時候是演講後事後才寫。

但是我現在每次都事先寫。

寫下來的好處是:

  • 可以當作是在電腦前跑一下演講。就會找到邏輯比較不順的地方。
  • 就比較有自信刪東西。比如說以前都會想要在演講裡面塞很多東西。現在寫下來就發現可以聚焦不少。
  • 最棒的是可以估時間。

上個月為了交憲哥的說出影響力作業(課程是在上短講)。在這過程中我為短講寫了很多逐字稿。然後就發現一個規律,講稿與演講實際的比例是 1 分鐘 180 字上下。所以如果時間不夠或者講太長。很快就可以發現。

然後這樣一寫下來,就很好抓時間流程。投影片也變得很好調整。

(因為砍投影片會有恐懼,因為你不知道砍或者調整哪一區代表砍幾分鐘)

我在寫出影響力的 20 分鐘 talk 就是這樣準備的。

  • 我先交一個 outline 給福哥說明我要講的架構
  • 然後做投影片
  • 然後對投影片做逐字稿

然後再用逐字稿去重新回去調整投影片的架構與時間點。

「學習」與「上課」

Published on:

學東西絕對不是去瘋狂去學新東西、上課。然後感覺自己有「成長」。

而是不斷的檢討自己現在的做法有什麼問題,想辦法改正,想辦法做得更好。

上課做的只是兩件事:

  • 把「做得更好」的這一步更加強化。
  • 花太多時間卻不得其門,請人直接把你拉到可以自我摸索階段

如果漫無目的學這個學那個。說穿那就跟電子癮沒兩樣。只是害怕自己會往後掉而已。但學完你還是會往後掉。

因為你沒有讓他成為自己的一部分。學東西是要拿來解決問題的...

你的拿手絕技是什麼?

Published on:

今天晚上跟朋友吃飯聊天。談到他二十幾歲,會了很多東西,但都是東一點西一點。覺得自己沒什麼競爭力,有點擔心。

很羨慕我二十幾歲時,就有一些累積的功績貢獻。怎麼做到的?

我才想到我有一件事好像以前好像沒有機會分享過。現在分享給各位。

======

其實我二十幾歲時也東會一點西會一點。寫程式會一點,專案管理會一點,寫作會一點,什麼都會一點。不知道自己該扮演什麼角色。以及往哪裡去。

後來我漸漸在學習上發現一個關鍵。就是你可以學得廣與雜,但是做事時,「認為自己會的領域」,要有可以瞬間出手把事情擺平的水準。

也就是我其實在自己有興趣的領域,是限制自己要有一個最低出手水準的。

比如說我二十幾歲學 Rails 時。就覺得自己應該要把 Rails 水平練到至少可以一天做出一個小網站出來。這件事是可以靠「練」,練出來的。

程式碼熟練度可以練,切架構感可以練。寫 User Story 可以練。練到聽到一個 idea ,幾分鐘之內就可以要知道自己預計可以花多久時間寫完。一天可以有多少進度,三天可以有多少進度,一個禮拜有多少進步,一個月有多少進度。

這是我當時要求自己的水準,因為我認為當「職業選手」就應該有這種水平。我在七年前八八風災時,就有這種水準。

專案管理也是,寫文章也是。

比如說一個大專案,我能不能聽完需求後,馬上用一張紙,就把人數、資源、時程、風險列出來。而且隨時可以按照需求調整調度。

寫文章也是。我能不能給定一個題目。一小時至少寫 2000 字出來不用查文獻。

這是我對自己的「最低水準」。

「職業選手」應該要對於自己的職業技能出手程度有信心而且輸出穩定。

這樣在關鍵機會時,你就可以有成果。甚至不只是在關鍵機會,而是在日常做事時,可以隨時就有成果。

就會有自信克服面前各種障礙。或者有頭緒去解未知的挑戰。

我想這應該叫做「系統化思考」以及「系統化解決能力」吧。

我的基本選書原則

Published on:

我的選書的基本原則:

1. 作者三觀要正。

三觀指的是「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
翻開書,或看作者說話,就感受一股邪氣。這本書我不會挑。

2. 選講心法而不是做法。

我選書是這樣。心法 70% + 做法 30%。

做法太多我就不收了。因為思路正確,後續做法只是示範。思路正確會條條通大路。

講太多做法(日本的書除外)的書,我會認為作者對於自己的理論根本一點都沒有把握,甚至還未形成自己的宇宙觀。

這我會跳過。

3. 作者與刷數不是重點。

我手上很多厲害的書,很多都是一刷的。因為都是厲害的人寫的,或他寫手幫他寫的。他們可能這輩子只有這一陣子有空出書而已。

值不值得看。在於他是否在書中直接分享他的「三觀」。

會藏私,看他說話就知道了。思緒太快以至於漏掉細節,與故意隱去重要觀念。這兩者有巨大差異。

4. 書的內容讓人明白。

這分兩種狀況:

(1) 作者能夠深入淺出,貫穿核心

真正厲害的大師,是有辦法把很困難或很深奧的原理,用很簡化的方式讓你一聽就懂。掌握整套核心架構。
比如說 Intel 創辦人 安德魯.葛洛夫,最著名的就是用賣蛋與咖啡的早餐店,讓讀者瞭解什麼是管理。

(2) 讀者程度不夠

很多人找書的方法是「大全買書法」。找一本最厚的就對了。

這是不容易學好的。大全買書法的背後心理是在於不想要多花錢。但是大全,表示裡面 TA 可能雜亂,甚至思考觀念也雜亂。
比較好的方式是找「現在你看得懂」且「三觀」正的。搞懂原理脈絡架構,再找中級的看,再找深的看。

看懂之後,再去 amazon 看看,買了這本書的人「也買了什麼」,再把相關的那一群買回來。

「爭論」與「討論」

Published on:

出自李笑來的 為什麼我放棄了爭論

讨论的目标是为了让自己更明白;
争论的目标是为了彻底说服对方;

台灣人熱愛跑去打人臉,然後打臉的人又被另外路過的人打臉,最後互相打臉打成世界大戰。

但是這世界卻沒有進步。

原因就是在於「爭論」本質是個零和遊戲。爭論的人沒有想弄明白事物,而只是想要彰顯自己厲害。

所以想進步,第一步就是要徹底拋棄那群愛爭論的人。跟這群人繼續泡在一起,你不可能會有任何進步。

1/7 學到的一堂課

Published on:

想一想,還是發個聲明好了。這幾天很多人傳訊來幫我打氣,也很多朋友傳訊出來要我別生氣,也有很多大大站出來幫我說話,還有人因為站出來幫我說話,結果反而被暴民打傷的。

我知道大家想看我給一個說法,否則不會罷休。文章很長,先說結論:

  1. 我對我當天聽眾道歉,以及對我的表現不佳再一次道歉。
  2. 我不對匿名抹黑我的人道歉。對方是無差別扭曲事實。
  3. 請繼續制止這樣惡劣的風氣傳播,並保護願意為台灣做事的人。

=====

發生了什麼事

其實,一開始對我來說,這件事情真的是叫做「莫名其妙」。

我先來說發生了什麼事。01/07 是我的第12場的 GH 演講,這一場大概是我演講表演的最差的一場。因為咖啡因中毒的關係,演說的節奏與口條變得差。當下我是很懊惱的,因為就一個講者以及提供演講服務的人來說,覺得我相當對不起花錢來買票的聽眾。所以在演講後,我回家後第一件事,就是跟同事檢討今日流程,並且上網為我今天的表現道歉。

然而我不知道的是:三小時後,我被匿名惡意的人上網攻擊我的課程是名不符實的爛課程。

自從辦課程來,我非常重視客訴,如果問卷上反應或者是現場反應或者是寫信來反應,我們絕對立馬解決這些問題,道歉或者是退款。因為我希望的是大家來這裡有收穫,而不是來這裡沒有收穫。

原本朋友剛傳連結給我時,我以為是今天的演講表現很爛,所以對方不滿,想要聯絡對方道歉。但是讓我傻眼的是,且讓我覺得對方這篇文「是惡意抹黑」的最主要原因是:

如果對方是攻擊我口條不好或者是投影片沒有太多修飾(300多張)就算了。對方還另外攻擊了我:

  1. 伙食非常不好,這件事根本是子虛烏有。
  2. 攻擊我講的是非常粗淺零散的知識且攻擊我的聽眾都是商業嬰兒才會被騙。
  3. 攻擊我應該掛上「入門」課程,否則以這樣的水準是進階,我的程度很差。

對我來說,這些指控讓我徹底無言

  1. 如果有來參加過我們活動的人都知道,不管是從現場照片,以及實際食用,東西都是非常好吃的,連當天的伙食預算都高達200多元。我們一直以來非常注重讓聽眾來聽演講前吃得飽且開心。

如果以業界辦課程提供的水準。我相信我們提供的餐點應該是在非常前面。

  1. 我的報名頁,一直以來都是寫這堂課是「入門」。並且列出「適合」以及「不適合參加的對象」。一直以來都有非常清楚註明。

並且在網路上有講過非常多次,為什麼開辦這個課程的原因。

  1. 無差別攻擊其他參加者。

為什麼不道歉,以及這為什麼不是「客訴事件?」

對我來說,為什麼不對「對方」道歉的原因是,如果今天是具名客訴,且檢討的是我做錯的地方,我立刻道歉補償。

但如果對方原本根本不需要這個課程,且爆料是匿名且雞蛋挑骨頭且惡意扭曲。請問我要跟誰道歉?又道歉的方向是哪個部分呢?

我做的真的很爛嗎?

我真的歡迎對方一起辦一個 1000 NTD 的 GH 入門課程,提供比我好的伙食,比我好的場地、講義、動線流程。在兩小時內把整套 GH 講到沒有基礎的人懂。如果能做到的話,太好了,原本我回來講 GH 就是想要把這套好知識散播給大家,如果你能做得更好的話,那我就不用這麼累了。最好講個 5 場 10 場。我講課實在太累了,需要有人換手。

這幾天,我本來以為大眾的眼睛雪亮會看清楚這一切。但是事實上卻非如此,網路上開始大混戰。

對我來說,其實這又像去年辦免費推廣 Rails 一樣的事情重演。花心思貢獻社會,結果看不爽的人匿名寫黑函,要阻止停辦這類有意義的活動。

https://www.facebook.com/xdite/posts/10152543613533552?pnref=story

甚至是相同類似的聲明。我大概去年就寫過一篇了。

很多朋友要我別生氣,我生氣什麼呢?大概每三個月就會有想要爆料抹黑我的人,說要揭我底要我死的人。對我來說,這一切根本就習慣了。

我能做的就是做好我的事,誠心對待每一個人,誠心針對別人指教我的部分修正。

我氣餒的是,始終許多「住在台灣的人」覺得台灣最有趣最刺激的是陷入黑暗,而不是逐漸走向光明。這個國家最好不要有人分享先進的觀念,有人帶頭去扭轉惡劣的風氣,最好不要有互助的風氣。

當然有人會批評我以前如何又如何,還不是去亂別人課程,還不是當酸民酸別人的很開心。現在是報應。我當然承認現在是報應。我深深對以前做錯的事,傷害的人感到抱歉。甚至我想要找到對方當面道歉。我當年 23 歲,25 歲。非常無知。

但是現在如果 30 幾歲 40 幾歲,做這種事的意義是什麼?

給這次支持我的朋友以及學生

我很好。不用擔心。

GH 的知識我也會繼續分享下去。雖然當初回來分享這些知識,爆紅是個意外(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一直以來最想要做 SaaS,根本不想開什麼補習班 )。但我開始體會到這門技術,真的可以深深幫助到一起創業的朋友。每次線下 QA ,即便再累我也是會一個一個認真答完才離開。因為多答一個人,就可以幫助一間公司。

其實本來早在 12 月就想要關掉這個課程了(太累了...)。每天拜託我讓他報名的信我實在回不完。所以只好加場讓大家滿意,再宣布關課轉線上。

這半年我因為教這些東西,認識了很多想像不到的朋友,看著上過課的朋友,業績從虧轉盈,幾十萬,萬幾百萬的跳上去,我實在非常開心能夠幫上忙。

如果我當初回來選擇做 SaaS ,而不是選擇把 GH 開成講座分享給大家,恐怕不會有這樣的光景。我想這也許是我最快能夠把台灣脫離泥淖的手段了。

我的同事也原本從存疑,做到現在非常開心,非常有認同與成就感。

最後的 CALL TO ACTION

最近,看到 tempo 哥出來開課,我實在非常開心。

台灣實在需要有實務的人出來教 Growth Hack 在「數據分析策略」的這一塊。坦白說我回台灣時也想要分享這一塊,但發現台灣根本沒有這樣的風氣以及人可以討論。所以我只好先做「分享 GH 入門這一塊」。唯有把一塊沙漠灌成可以長草,我們再來討論種樹,種大樹才有意義。

現在草地我已經種出來了,歡迎大家來種樹。

這次的 GH 大戰,我其實雖然難過(被無斷抹黑),但也很開心。因為原本我在介紹這門知識,根本沒太多人鳥我,但現在洗到整個台灣網路圈都是了。洗到我牆上的老友都說拜託別再講 GH 了,看到都要吐了,哈哈。

這其實正是我想看到的。「開始轉型用科學手段創業以及改進」。

最後我要拜託各位一些事情。在台灣,願意出來分享知識的人真的很寶貴。請大家務必要保護他們。

矽谷之所以那麼強盛,是很多強者不吝惜分享他們的資訊甚至資源,整個社會步入正循環,整體社會一直向前。

當然不只是強者需要保護,只要願意分享經驗與知識的人都該保護。分享才能刺激交流,整個社會才能向前。

我們都同意台灣已經悶太久了。需要改變。實在不能再禁的起一直再往後的後退拉力。

所以,請各位今天起拜託做三件事

  1. 分享你覺得對大家有用的知識,這個社會需要你的貢獻。
  2. 保護願意出來願意分享知識的人,站出來幫他們說話
  3. 退訂酸頁以及封鎖酸人。

最後,也請幫忙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