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静处理事情的绝佳方法

Published on:

最近学到了一个非常牛逼的方法,叫做「A4纸书写法」,这个方法出自于赤羽雄二的「零秒思考」一书。

使用方法也非常简单:

  • 遇到苦恼与愤怒的事情,生氣時別急著找人抱怨
  • 拿出一張 A4 開始發洩,真實的把腦袋裡面浮現的字寫下來
    • 不管是遇到的爛人,爛狀況
    • 自己的情緒
    • 自己的苦惱
    • 衍生的解法
  • 以条列的方式写下来
  • 写完一张 A4 后,把第一章 A4 里面浮现的问题,再逐一展开来写
  • 一样是把脑袋浮现的念头写下来

一旦写到两三张后,就会走出困境。有办法知道自己的问题,也列得出后续代办的 TODO。

摆脱自己的情绪

这个方法刚开始是同事介绍的,本来用时还半信半疑。但是写了几张 A4 纸之后,越写脑袋有更清楚的感觉,开始逐渐上瘾。

写到后来,我开始明白这是什么道理。

人脑是有带宽限制的。情绪也会占据短期注意力(通常只能记住五件事)。 一旦短期注意力被情绪满满的占住,不是不理智,就是会陷入情绪负循环。 被占住没有好方法可以解,通常只有睡觉可以解决。

另外可以解决的方式,就是找朋友喝酒吐苦水。吐苦水其实是一种强制释放注意力的方式,透过叙述的方式,释放短期注意力,把话越说越明白。

但是吐苦水是有代价的。

  • 朋友未必有时间听你吐苦水
  • 就算有时间,长久下来对方也觉得你是个负面的人

另外,如果对方不是个引导者,而只是个情绪接收器。多半吐苦水,能宣泄掉的是情绪。情绪宣泄完,还是没有明确的方法往前。

A4 纸书写法 = 驴耳朵

而 A4 纸书写法其实充当的就是驴耳朵的功用。

透过手工书写,能够有效把注意力聚拢。而且将情绪都发泄到纸上,写了两三张后,明确就会知道问题在哪了。

比如若书写了当天对某某的不满,其实反过来看这些抱怨的内容,就代表其实你不满的是对方违背你个人的原则或者做事的原则。

那么应该做的是,把个人的原则与做事的原则写下来,公告或落实在生活中。

我通常在书写到第二张纸后,就有办法把情绪,原则,TODO 很快的梳理开来。

这其实也是一个把不确定性问题,梳理到确定性问题,再找出解答的方法。

动手做

当然,这个方法非常好用。但是为什么不是很多人流通,并养成习惯。

我个人的原因猜测是这样子的。在情绪产生时,很多时候下意识只想到都是对方的错,对方应该如何如何。

而在书写 A4 或是日常撰写 ORID 时,常常不小心就会变成对自己深刻的检讨。

没有人喜欢一天到晚检讨自己。不是病态的人,并不会有检讨自己上瘾的感觉。

但是,我觉得人与人的差距,就在于一个人有没有办法摆脱自己的情绪,客观的面对自己的不足做出检讨改进,摆脱自己老是陷入的失败回圈里面。

这才是成长的核心重点。

如何在熊市保持理智不割肉?

Published on:

这是币市里面头号的一个经典问题。

我们都知道要在币市里面赚钱,最佳的原则

  • 低买高卖
  • 选定优质资产低点时购入,高点适当出货
  • 不碰吸血传销币,以免本金被吸

道理很简单,但是很少人能做到。

主要问题出在哪呢?

人类的大脑里面有两套系统,一套叫快系统,一套叫慢系统。

心理学家认为,人类的大脑是在所谓的双重系统中运行的。其中一个系统就是迅速的、直觉的、反应性的,此时的大脑会恒定地抵抗或逃避警觉,并不需要有意识地思考或努力,其运作方式类似自动驾驶仪,这是大脑的快系统。而另一个系统较慢,它更慎重、周密、有逻辑,因此在认知上需要付出更多努力,这是大脑的慢系统。
由于冷静的慢系统很费脑力,因此我们习惯把思考的时间花在热情的快系统上,容易在第一时间做出自发的、直觉的、反应性的、快速的判断。只有当某件事真正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迫使我们停下来或者使我们大为震动时,我们才开始意识到应求助于更深邃的、自省的、冷静的慢系统。但无论你是先启动哪种系统,大脑都会预先接受第一眼看到的事情,即便这件事并非真实。

问题了。慢系统的启动是非常费力的。甚至,需要足够的知识去培训。也就是:

  • 遇到突发状况,得训练先识别这信息是真是假
  • 根据越多的环境变量,去下出品质足够好的决策

问题来了,在币市里面

  • 信息极度不对称
  • 很多人对整个币圈的大环境,与经济的大环境是没有感知的
  • 原始的大脑只知道损失就要逃跑,有赠送的奖品立刻就要冲进去拿
  • 以为群众的结论就是真正的结论

所以当熊市时,就很容易鬼哭神嚎了。

另外,也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元素:血清素。

血清素是一种有助于提振精神,防止情绪低落或抑郁的重要大脑化学成分。 当血清素降低到一定数量时,便会出现注意力集中困难等问题,会间接影响到个人的计划和组织能力,此种状况下还经常伴随压力和疲惫感,如果血清素水平进一步降低,还会引起抑郁等更严重的问题。

很多人割肉时,多半是夜晚。很少在白天。因为在晚上,人是很难控制集中注意力,而且血清素低,很容易情绪一再降到低点。

那么在血清素低的时候,就容易做出后悔莫及的事了。

然而,你是不可能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

所以,这时候念书就派上用场了,一个人要是知道自己有什么问题,先知道并且知道解法。那么下次再做这件事情时,就会三思再做动作。

像我一向在情绪低点时,往往是不做任何动作的。

我往往只会马上去做一件事,就是去睡觉。

睡觉治百病,真的,而且也防割肉。

如何保持快速学习的能力

Published on:

一直以来,很多人最常问我的一个问题是:如何保持快速学习的能力。

这边整理分享几个诀窍:

  1. 时时抱持解决问题的心态
  2. 练习拆分问题架构的能力
  3. 看书,整理,练习,复盘
  4. 优化学习的方法与路径

时时抱持解决问题的心态

很多人对学习这个词,与努力方向有很大的误解。

举个最常看到的例子,很多人立志要学习英语与编程。然而,立志是立志,执行是执行。很少人立了这两个志向之后能成功。这是为什么呢?

原因是:学英文其实是一个超大的目标,而真正的重点在於,去学英文以後,要干嘛呢?

* 有些人学英语是希望能够出国可以问路点饭简单生活
* 有些人学英语是为了能够看技术文件
* 有些人学英语是为了要能够回商务信件

总之每个人学英语是有不同的原因。但最常见也最常失败的狀況,是這個人認為学英文等于迈向成功之路,所以发了心要学英文。

而这就是一个经典的误区。

学英文之所以等于迈向成功之路,是因为英文能力牛逼了後,能够解决特定问题,所以个人的价值提升,接著才有後面的成長。

而所謂「學英文」是一个很大的范围目標,一個看不到终点的目標,努力到一半很容易半途放棄。

所以,我认为,快速学习的重点第一个是搞清楚你有什么问题要解,而不是直接跳进去学习。

有了清楚的目标,就有清楚的反馈,自然有成就感,就能推進自己快速进步。

练习拆分架构问题的能力

有了目标之后,接下来就是要去练如何拆分问题的架构了。

学习本質上來說是一个连续型事件,目的是要解决最終的大问题。

而大问题内又分小问题,又分轻重缓急。所以练习拆的能力,是相对重要的。一但懂得拆解架构,那么找到核心问题与答案的速度就会增加。连带找到有效资源的速度也会飞升。

一直以來,学习的重点是针对重点去学习,而且学會马上能够解决问题的方法,从来不是从基础练起。

看书,整理,复盘

一直以來,我坚信一件事:是这个世界上的历史是不断重复的,只是场景,人物,媒介,不断地在改变。

因此,问题的常见答案,或类似的型态,书上一定有,或网上前辈的演讲一定有。很多粗的答案,中等粒度的答案。实际上找书就会有,甚至如果自己领域找不到,跨个界,會赫然看到答案就躺在地上。

所以需要做的其实是整理出自己的问题与架构,然后去实际找书上的类似场景来解决。

当然,找到答案还不够。自己必须内化成自己的解决方案。才能够有效解决问题。甚至,跟別人不同的地方在於,我常常会習慣性的多做一件事,就是:进行复盘,并且把复盘的心得造成框架重复使用。

一但反覆进行了这个动作,将来遇到同样事件时,就会越来越熟练。甚至找到答案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会出现灵机一动的脑洞解法。

优化学习的路径与方法

在这个时代,学习的管道是无限框廣的的。可以透過买书,跨境买书,买付费课,上网看演讲录像,去进行个人的学习。

但我觉得重要的是,不管自己学习媒介摄取方式是什么,你如何优化自己的学习速度。

像我本身就非常清楚自己的优势在于视觉上的学习,如速读。对于音频与视频还有英文材料,消化速度非常慢。但这三个渠道的内容,往往又满满干货。甚至是那里有满满干货,很多人跟我一样也吃不下来。

那么我的策略就是去改变这些学习管道的载体。

比如说我就会写程式将购买的英文书籍,转成中文,用极速读书法快速略读,形成自己的新知框架。将音频节目,视频节目透过网路付费服务,转换成文稿。去避掉我时间与耐性不够去听完这些材料的缺点。

而这些方法是一般人没有想过,想过也不曾付诸去实行的。所以很多人会对我学习能力有个相当快速的感知。

我认为实际上不是我在学习上天赋异禀。而是我一路上不停的在优化我解决问题的手段,拆解问题的思考架构,以及摄取资讯的优化手段。

以上,分享给大家。

學會好好說話

Published on:

最近在受公關技巧的訓練,開始發現原來做人老實直白,並不是一個好的選項。更多時候,人際溝通上,更需要的是有技巧的對等交流。

後來又更發現,很多時候我們追求談判技巧的提升,並非正解。更正確的是必須摸清楚對話中權力的配置。

這部分的技巧,在喜馬拉雅的

裡面五百多則,多有很詳盡的探討。

原本我只認為這則專輯裡面,探討的是如何「把話說漂亮」的技巧。但是深鑽進去,更多的是做人與進退的道理。

真是學習了。

散戶投資最需要看的是什麼?

Published on:

最近朋友在問我讀什麼書。其實我最近不看書,多是「看」喜馬拉雅。

喜馬拉雅是一個公開的 Public Podcast 服務,但是上面我聽最多的是很多名家的連載精品課。其實很多人不知道,這上面的名家精品課,不知道比市面上的書,乾貨多少倍。

金融與投資方面推薦幾個課我很喜歡的:

  • 馬紅漫的價值投資課
  • 陳志武的金融課
  • 夏春的投資必修課

讀下來的感想是,當中我覺得草根的散戶,最重要的,其實反而不是需要看什麼價值投資的評斷。(當然這也很重要)

而是如何讓自己握得住。

很多時候,明擺著,公開的明牌就在那裡。但多數人就是握不住,拋了再握,握了再拋,反覆的被割。

我們都知道要賺錢需要逢低買進,逢高賣出。但是許多人是逢高追高,逢低割肉。活生生的被當了韭菜被割了一百遍。

而這恰好是書上學不到的,通常一個人真是得被反覆割了一百遍後,割到傾家,才會守紀律。前提是,還得弄得到資本東山再起。

但是多讀兩本行為金融學,至少就可以被少割八十遍。

還有兩本書可以推薦:

  • 數學家妙談股市
  • 理性市場謬論

裝備升級經驗 - 三宅一生

Published on:

有時候去接受一些奇怪的 challenge 才能讓自己成長。。。

剛剛點了一輪衣櫃,才發現我的衣櫃裡面常用外出服已經換成一排三宅一生了。

說起來很妙,跟三宅一生起緣是這樣的。去年年中參加開始參加愛飯團米其林團。因為要吃高級日料以及法餐的,要求穿正裝參加。

只顧著寫 code 與買幣的我,每天都只穿 tshirt 短褲在辦公室晃來晃去,哪可能衣櫃有啥正裝阿。最高級的衣服就是 superdry ...去哪生正裝,真是頭疼死我 :(

因為出發在即,我北京的朋友推薦我去秀水街定做西裝,號稱 2-3 天就可以拿貨。這是當時最快可以搞到西裝的辦法。

所以,我第一次參加米其林團,其實穿秀水街西裝參加的(掩面)。(雖然店家幫我做的西裝也挺帥的)

但是每次去參加。老是穿 102 套秀水街西裝。其實我自己也是很不好意思。在參加第二團時,我無意間認識一團香港來的朋友,當中有位朋友 style 與我類似,他每天都穿很帥且獨特的西裝。

於是,我請教他他身上的衣服可以在哪買?我很想買。

他說銀座剛好有店,我們可以趁吃飯空檔一起去去逛。

我一去就上癮了。直接買了兩套(基本款西裝)。出門隨口問了一下這牛逼的店中文名到底是啥,沒想到就是三宅一生。

既然買了就當場換穿去吃飯,結果大家就開始跟我討論三宅一生了。然後我才認識到原來很多商人喜歡穿三宅一生,因為 1) 不容易撞衫 2) 有型 3) 過瘦與過胖都不要緊,穿起來一樣好看 4) 衣服都不用折,塞行李箱皺巴巴直接拿出來穿也沒事

後來從此就成癮了,只要去日本出差,必排一天去補貨。最後就不小心衣櫃一排都是三宅一生了。

去秀水街那次奇妙旅程也讓我發現一件事,秀水街有能力快速「列印衣服」。於是我也(定做)列印了一排卡其褲。

所以現在基本出門很難煩惱自己到底要穿啥了。基本上就是挑一件 Tshirt 外面一件三宅一生襯衫,下面卡其褲。。。。。隨時都能很潮。

要是不去參加旅行團,衣服應該一輩子沒機會升級。

天使投資人與創業者

Published on:

我是大概 2012 年開始創業的。直到這一兩年,因為做的生意越來越大,以及投資加密貨幣的關係。漸漸開始有些錢去投項目當天使投資人,投ICO,甚至有一段時間,我的職業還是在 Review ICO 別人的設計結構。

在 Review ICO 設計結構時,大概是項目太多看到煩的關係。最後你發現很多時候根本不是在看技術,而是問題都圍繞在:

  • 項目方要籌多少?(盤子會不會太大)
  • 誰要接盤?
  • 何時上交易所?上哪個交易所?
  • 私募投資人是誰?公募參與者是哪些國家?他們如何參與你?

老實說,項目靠不靠譜。幾乎大家除了只要注意有沒有跑路風險,幾乎大家不在乎細節與項目表現,只在乎上交易所幾倍,能不能老是暴拉。

甚至有些人還會對創始人老是想做好項目不喜歡討論幣價,是「傻逼」行為,對他們很不耐煩。甚至認為項目方,如果不關心上交易所以及拉盤的問題,是業餘的,千萬別來玩。

當然,在幣圈外面的人聽來很變態不健康,但這是現實發生的簡版生態。

簡單來說,ICO 像是簡版加速扭曲版的偽天使投資。大家只對於能不能在短時間(三個月內)賺到10倍100倍有興趣,不行就換倉。

但這樣扭曲加速的立場,卻讓我開始越來越搞清楚股權世界裡,天使投資 / VC / 創業者的衝突。

技術創業者的邏輯

  • 我有一個還不錯的技術
  • 我有可能有一個可以前進的市場,可能先從本地前進
  • 我希望有人無條件無壓力的給我,天使投資款約末 50 萬美元以內。
  • 這筆錢時快用完我們才希望募 A 輪

天使投資者 / VC 的邏輯

  • 你有一個還不錯的技術,剛好我懂這個領域,所以我知道如何幫你搞大規模
  • 這個市場可能有很大的成長空間市場。(所以第一個市場甚至不能太小)
  • 天使輪失敗率過高,是 100X 或 0 的邏輯,所以不會太詳細的 dd 或壓細節
  • 但要找到下一個接盤俠,A 輪是誰接,B 輪是誰接。
  • 錢不是用完再要,而是要達成某個進度承諾,然後據此去融下一輪。

所以技術創業者往往會覺得天使 VC 老是問一些錢的事,不問技術細節的事,感到很煩很傻逼。

而天使 / VC 對於創業者,不關注公司如何成長與財務結構,也感到很煩很傻逼。

從以前看未來,未來看以前。總是讓人覺得很有趣。。。。。。

創業的時候多懂一些商業,多懂一些金融,很多時候可能很不一樣。

Rails 帶給我的人生影響

Published on:

今年會在 RailsConf 講一個 mini-keynote 還有一個 session。mini-keynote的主題是:「Rails 帶給我的人生影響」。

出社會學的第一個程式語言框架 Rails,在人生哲學上很大的影響了我。

1. Convention & Framework

造成了我學東西喜歡從 Framework 學起,能學得很快,又能把事情做好。

從 Framework 開始學起。讓我容易一開始就掌握全局觀,而且學到正確的觀念。然後對自己要深入學哪些細節能夠遊刃有餘。

2. Share knowlege framework

在 Rails 裡面,因為有很好的良好架構系統。Rails Developer 習慣將自己在多個系統裡面自己寫好的 library 抽出來包成 gem (套件),然後 opensource 給其他人使用。

在很多層面上,很多人應該也發現我有這樣的習慣:我經常性的將自己融會貫通且常用到的工具,整理放在 blog 上。

背後沒有特殊意義,單就只是一個習慣。是一個我從 developer 時代就養成的一個潛意識習慣。在 Rails 開發世界裡面大家都會這麼做的習慣。

3. Good interface for collaboration

Rails 是一個架構非常好的框架。所謂的架構非常好,是指這個架構有相當強的 "convention"。意思是有很好的命名系統以及歸類架構。

讓 Developer 可以在「能夠猜得到」的地方,找到想找的東西。協做起來很順利。

這其實也是我嚴格要求自己以及團隊成員的一個標準。永遠容易協做。交東西以及做東西有好的接口,永遠多想幾步。永遠讓人能夠猜得到,拿得到,不需要額外的折騰。

4. Write Good Documentation

Rails 生態圈的特色就是在「應該要有文件」的地方,就會出現文件。Easy to get other started.

當然這個 Framework 偉大的地方還有很多。只是 it really makes who I am.

台灣新創題目的致命傷

Published on:

這幾年繞了好幾圈發現一個台灣創業圈朋友不敢或不願面對或真的單純不知道的現實。

台灣人創業偏好幾個主題:

  1. 島內,別人在做我也要做,因為看起來別人已經賺了。
  2. 島內,別人沒在做,但別國已經在做,我可以不用想就直接抄。
  3. 島內,已經立法有規範的我才才做。

然後悶頭搞了一年多,錢燒光,才哀做不起來。。。。但這問題是一開始就能知道會有這樣結局的。

因為這裡面的邏輯是這樣的。

1. 別人在做,我也要做。自己到底有什麼獨特優勢,切入自己的市場並且真的能掙到一份利潤?

第二是要好十倍,才能幹掉第一的。硬是 me too 不可能突圍的。

2. 別國雖然做的起來。但創業公司能夠賺到錢有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剛好那個 "job" 原先的 "solution" 過時了剛好在更替,而且剛好在該國或該語種有巨大需求。

再來就是網路創業公司,做軟體先天都有一個固定成本在。比如說你請 20 人軟體團隊,成本就是至少需要 200 萬以上。

但是你發展的市場 cap 一年只能做到 2000 萬。別人可能在美國是 600 萬。但他一年可能可以做 10 億台幣。

這是從開始就可以看到的事情。可能該國有舊有的 solution,但是值不值得去革那個命,是從一開始就可以看到的。

3. 立法要有規範才能作。這個命題看起來可能是政治正確的。

但是,事實上卻是錯的。所有能夠爆發性成長的新創公司,應該處的領域應該是 "灰" 的。

所謂灰的就是舊有法律有 cover 到一點,但還沒有新的法律可以完善的解釋這套系統。

因為法律是「明確制訂規則,明確定義什麼是"不能做的下限"」

那麼你要等整套系統整個生態圈都完善了才要進去。請問你要賺什麼鬼?

何況台灣法律最厲害的就是的確這生態需要一套法,然後也真的大家花了很多利器去推了那套法,結果那套法定了下去,根本就不是業界需要的,而且還會搞到一般普通人都不能玩,可能只有某金控某財團某綁標對象才能玩。

那麼到底新創空間到底在哪裡?

歸根究底:

法律規範完善,大家都在做,只限定繁體中文市場的生意注定不是 GG 就是慘哈哈。

因為要不是總市場小,就是成本過高,就是餅固定就了太多人搶。

如果自己小,就不能跟人拼 me too。其實這就是很簡單的道理。

不是愛台灣,堅持在地,台灣有潛力。三句話喊一喊就能殺出重圍。只是在騙自己而已。

一直以來台灣要面對的就是全球的競爭,而且台灣很小,很落後,競爭力很低。

只是大家假裝台灣自己就是全世界而已,自己在島裡面玩就能精神勝利。外媒提到一句就是台灣之光。

創業不是科展。

台灣為什麼養不出獨角獸

Published on:

今天看了一則新聞很有感。「台灣要養出一支獨角獸」。說這句話不僅不懂做生意,有可能還是停留在台灣自己是一個大經濟體的思維上。

所謂我們要先定義「獨角獸」是什麼。獨角獸公司是指沒上市,但公司市值達到 10 億美元的企業。

OK。如果要達到這樣的市值,需要幾種條件:

  1. 這間公司的用戶量大
  2. 這間公司的消費頻次高
  3. 這間公司的消費利潤驚人

並且,如果要從 0 到有催生出一個高成長率高營收的公司。

這間公司必須要

  1. 站在時代風口,做到第一筆機會財
  2. 做的市場,目標語言與語種與國家,必須要人口基數大(比如:中國,美國,印度,奈及利亞。等等人口至少要數億級以上)
  3. 是剛需,或者是高利潤。
  4. 必須要「人才深度夠」,才能夠組成與堆砌起一間 C-D 輪公司(至少跨國)的運轉。
  5. 因為是時代風口,該機會甚至再重新發明社會交易行為,在法律上都沒有明確規範。
  6. 明確便利交易的金融交易機制。

事實上要說出「2年內催生台灣第一家獨角獸公司」的人,甚至自己都沒有理解到台灣是一個怎麼樣的條件?

  1. 台灣本身人口少,語言(繁體中文)用量也屬弱勢。各種資訊流傳到台灣。機會不僅已經衰退了。甚至已經任何風口紅利都沒有了。進去剛好被屠殺。
  2. 台灣本身市場小,而且消費客單價也小。
  3. 台灣對於外資投資,外國高階人口移入其實非常不友善。
  4. 對於所有灰色的產業一律拒絕,甚至就算是業者態度友善。還是一律堅持綑綁利益改到四不像自立一個畸形生太才成法,一成法就大家都沒得玩。
  5. 非約定轉帳 3 萬以下。網路金流難以串接,無法形成人與人之間有效的交易。
  6. 對於跨國稅法,並沒有優惠本國交易進行,甚至造成本國商成本上更大的負擔,加大競爭難度。

而事實上台灣政府高層以及台灣多數人,一直活在自己是個大經濟體的妄想裡面。以為自己跟自己玩就能做獨角獸。或者是自己重新發明外國風口,就能做獨角獸。在自己的島裡面當島主還可以,但是說真的要出去外面競爭就呵呵了。

如果不先打碎自己的幻想世界。而沈醉在別人有,我們也要有的畸形夢裡面。

未來二十年只能繼續維持殭屍島的現狀而已。

要做獨角獸,只能與世界協作,而不是活在自己的粉紅夢裡。